• <tbody id="hkrvc"><pre id="hkrvc"></pre></tbody>

    1. 首頁
      讀書
      網課

      血飲:可薩猶太與華夏文明的千年之戰!

      好鄰居 2023-08-25 17:13:36

      唐玄宗天寶十年,即公元751年,阿拉伯帝國阿巴斯王朝總督阿布率軍二十萬,與大唐安西四鎮節度使高仙芝統帥三萬安西軍在怛羅斯(今哈薩克斯坦的江布爾城)展開決戰。因唐軍突厥葛邏祿部臨陣倒戈,大唐軍隊被阿布所率阿拉伯軍隊擊潰,這就是歷史上改變兩大帝國命運走向的著名戰役:怛羅斯之戰!

        這場戰役雖然發生在約1200多年前,卻深刻影響著1200年后的世界歷史走向!

        這場戰役深刻改變了華夏、阿拉伯、猶太、突厥等文明的歷史走向。

        從這場戰役開始,五大文明命運的齒輪開始轉動……

        第一個開始轉動命運齒輪的,就是中國。

        敗于阿巴斯王朝后,唐朝名將高仙芝就開始厲兵秣馬,意圖再血前恥,奪回中亞控制權。但四年后,安史之亂爆發,高仙芝與封常清被迫回援長安,順便帶走了數萬名安西軍精銳,后因得罪宦官邊令誠,一代遠征名將被誣殺。同日,被冤殺的還有封常清。此二人合稱“帝國雙壁“,被誅殺五個月后,他們從西域帶回來的數萬安西軍也在”靈寶之戰“中幾乎全軍覆沒。

        安西軍覆滅后,中國河西走廊失去重騎兵保護,再也無法克制吐蕃的重裝步兵,于是,大唐設立在西域的北庭和安息都護府均相繼被攻克,至此,歷史上的中國徹底失去了西域,也失去了整合歐亞大陸的資格。隨之而來的,就是中國封建文明下衰落的1200年血淚史。

        第二個開始轉動命運齒輪的,是阿拉伯帝國。

        怛羅斯之戰后,功高震主的開國功臣阿布總督被處死,阿巴斯王朝隨即與大唐修好,而怛羅斯之戰也成為了阿拉伯帝國的最高光時刻。

        從那以后,創造了智慧宮等璀璨文明的阿拉伯帝國緊隨大唐帝國一路下滑,在經歷了蒙古屠殺與近代西方殖民者劫掠后,至今一直萎靡不振。

        第三個轉動命運齒輪的,是突厥族裔。

        達羅斯之戰后,突厥族開始從中國史書中逐漸消失,他們或部分融入華夏族,或部分投靠回鶻并建立喀拉汗國,在西遷過程中與當地民族融合,形成了新的民族。新民族與古突厥族有著本質區別,從此突厥正式從中國北方歷史舞臺上退出。

        與此同時,一起退出歷史舞臺的,還有突厥黃金家族—阿史那家族,這種衰落狀態一直持續到康熙時代。

        第四個開始轉動命運齒輪的,還有可薩猶太。

        怛羅斯戰役結束后,很多漢地士兵被俘往阿拉伯地區,其中有個名叫杜環的人,他在阿拉伯國家生活了十多年,直到762年才從阿拉伯乘坐商船回到中國廣州?;貒?,他把自己的異域見聞寫成了《經行記》一書,《通典》引述了他這本書中的部分資料,這些資料中提到了一個不為當時唐朝人所熟悉的名字—可薩突厥。

        歷史上,位于伏爾加河中下游地區的可薩汗國就是由可薩人建立的,這個國家正是在”怛羅斯之戰“前十年建立的。公元740年,可薩汗國在國王卡甘·布蘭領導下集體改信猶太教,成為中世紀史上唯一的一個猶太汗國,也是世界歷史上,在現代以色列建立前1000年內唯一的猶太國家。
        上圖為世界歷史上的可薩汗國,其領土覆蓋現在的烏克蘭,俄羅斯高加索地區、里海地區,這里是美國北約東擴的目標,控制這里就能控制中亞威脅新姜。

        與此同時,希律王死后的公元二世紀,猶太人全部被趕出耶路撒冷,本來人數就不多的猶太人開始被迫流亡,其中一些人輾轉經過敘利亞和小亞細亞,到達了克里米亞和北高加索地區,而位于這一地區的薩珊波斯王朝和拜占庭帝國一直試圖強迫猶太人改信祆教和基督教,于是他們大批前往可薩汗國避難。

        可薩突厥也就是在這些猶太人的影響下最終改信猶太,而亞伯拉罕的孫子雅各作為猶太人的祖先,后來改名叫以色列,所以猶太人也被稱為以色列人,雅各的十二個兒子則分別形成了以色列人的十二個部落。

        改信猶太教后,可薩突厥獲得了猶太教的承認,在猶太學者凱斯特勒的著作《第十三個部落》一書中稱為猶太的第十三支。在可薩汗國國王的大力推崇下,可薩突厥建立起了完整的猶太教信仰體系。

        可薩人起源于古中國的北方,他們是鮮卑族的一支。唐朝時期,可薩人從鮮卑祖地大興安嶺、內蒙古東部

        遷移到古磧口,也就是今天內蒙古二連浩特境內,唐朝史書中稱其為“渾部”和“葛薩”。之后,他們隨潰敗的突厥,遷往中亞、里海地區。在公元657年金牙山之戰西突厥敗于大唐之前,可薩人一直是西突厥在中亞、南亞、以及里海地區的代理人,其首領也被西突厥封為“可薩葉護”。鼎盛時期,可薩人甚至派出四萬軍隊與東羅馬帝國結盟,共同打擊薩珊(伊朗)王朝。

        在擴張過程中,可薩國王與突厥黃金家族結成了聯盟,組成了由突厥黃金家族阿史那可汗為代表的象征派和以可薩國王為首的實權派。對外,阿史那家族是可薩汗國的統治者,卻實際只是個名不副實的傀儡,國家實權都掌握在作為可薩貴族首領的可薩國王之手。這樣,可薩汗國就形成了事實上的雙王制。

        可薩汗國,對外又被稱為可薩突厥,所以,可薩汗國是一個很矛盾、很擰巴的國家:宗教信仰上,阿史那家族的突厥信仰與可薩貴族的猶太教信仰同時存在;國家內部,又是雙王制的權力架構。一方面,可薩貴族無法取代阿史那突厥黃金家族明面上的統治地位,一旦動心取代,則必然被國內其他勢力群毆;另一方面,阿史那家族受限于人丁稀少,即便奪取大權,也無法有效控制部落盛行的可薩汗國。于是乎,雙方都無法吃掉對方,最后只能在平衡中維持雙王制的格局。

        怛羅斯之戰后,突厥逐步退出中國歷史舞臺,在大唐和回鶻的打擊下,突厥勢力一蹶不振。伴隨著突厥的衰落,讓可薩汗國開始迅速崛起。在公元九世紀中葉,可薩貴族權力達到極致,為了與阿史那家族抗衡并進一步獨掌大權,布蘭國王的孫子奧巴迪亞赫開始全面推行猶太教,在汗國內建立了很多猶太教堂和猶太學校,形成了全面的猶太教信仰體系。

        血飲之所以今天還在研究可薩汗國,就是因為可薩汗國歷史對現代西方歷史和中國歷史進程有著重大影響,研究這段歷史對現代我國對付控制英美等西方國家的可薩猶太集團有著重要的現實意義。我們只要搞清楚以下這些問題,很多疑惑的答案也就不言自明了。

        01 影子政府控制下的“雙王制”

        現代西方政府的政治架構,全球普遍認為來源于文藝復興和啟蒙運動時期,并以當時著名人物的相關理論進行構建,比如盧梭的契約論、孟德斯鳩的三權分立為基礎建立。但實際上,在經歷300年發展后,西方資本主義卻開始向著復古的“雙王制”蛻變,雖然這是一種巨大的歷史倒退,但卻符合控制西方的可薩猶太資本集團的根本利益。

        眾所周知,目前以可薩猶太集團為首的影子集團已經控制了大西洋兩岸的眾多西方國家,掌控著西方乃至全球金融命脈,而且掌握了全球最大的海盜集團——北約,以及全球最大的暗殺、恐怖集團:摩薩德、中情局以及軍情六處聯合體。

        目前,這個全球最大海盜集團已經將目標對準了中國。而要同時對付中俄兩國,就必須調動更大資源,這就決定了大西洋聯盟下的可薩猶太集團必須盡可能控制更多國家,同時,為了阻止民族主義再次覺醒,他們需要暗中進行,同時扶持一個表面民族主義的、類似阿史那家族的招牌做傀儡。

        于是,在可薩集團金元策動下,這個雙王制陸續在大西洋兩岸建立。表面來看,英國、法國、加拿大、美國等國是獨立國家,但實際上已經全部落入可薩猶太貴族的控制之下,這種控制甚至已經滲透到中國的安身立命之所——西太平洋地區。目前,北約已經與日韓進行情報聯盟,就差直接將日本和韓國納入北約了?,F在看來,在安倍被可薩猶太當街處決以后,這一趨勢幾乎已經無法逆轉。

        目前的美國、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日韓等國,表面上,它們都是民主國家,但其領導人已經幾乎被全部換成了可薩猶太傀儡,而且這些國家的政治制度均被可薩猶太改造過;本質上,它們并不民主,而是一個由可薩貴族控制的二元制模式下的隱形集權政府。

        關于這一點,從侃爺發表反猶太理論后立馬合約解除,輝瑞高管泄露輝瑞秘密研發新冠毒株制造疫苗后直接人間蒸發,都能看出端倪。這類例子實在太多太多,這里就不一一贅述了。

        目前的西方國家政治體制已經沒有契約精神和三權分立。契約方面,美國對內政治斗爭,特朗普和拜登相互陷害,你方偽造選票,他就鼓勵支持者沖擊國會,曾經在大憲章革命中達成的文明政治斗爭契約,正在被可薩猶太扶持的政治傀儡挨個撕毀;對外,美國悍然撕毀伊朗核協議、中美建交公報、巴黎氣候公約以及中導條約等,而這些條約都是美國親手簽署并付諸國會表決通過的,極大維護了世界和平與發展,但美國撕毀這些協議卻眼都不眨一下。

        這些都說明,雙王制下,可薩貴族開始撕下文明的外衣,逐步露出野獸的筋骨。

        02 全力以赴對付中俄伊

        從冷戰到現在,西方對付的核心國家主要是三個,分別是中國、俄羅斯和伊朗。一般解釋為什么西方對付三國,都是從地緣等各個角度分析,甚至很多人從戰略角度觀察覺得非常困惑,美國為什么要同時對付這三個硬骨頭國家,而不是根據合縱連橫策略選擇各個擊破?

        這個問題的答案不能僅僅從戰略智慧中尋找,唯有通過對可薩猶太歷史進行解讀,才能夠得到不一樣的答案。

        公元1030年,可薩汗國被基輔羅斯和拜占庭帝國聯合攻滅。除了這倆對手,可薩汗國之前還與拜占庭帝國結盟對付薩珊王朝。由于可薩汗國名義上是突厥國家,歷史上更幫助西突厥對抗大唐,而滅掉東突厥和西突厥的恰恰是大唐,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國是可薩汗國阿史那黃金招牌的頭號政治敵人。

        滅掉可薩汗國的基輔羅斯,就是俄羅斯、白俄羅斯、烏克蘭國家的前身,而薩珊王朝就是現在伊朗的前身,大唐就是中國的前身。從這個角度看,記仇的可薩猶太一直在借助大航海時代西方崛起的強大實力下,野心勃勃的想滅掉它們歷史上的死敵。

        這一段歷史里面,可薩猶太之所以對拜占庭帝國“網開一面”,是因為拜占庭帝國就是現在歐洲的前身。歷史上,可薩汗國與拜占庭帝國曾經聯姻,比如,公元622年,拜占庭皇帝希拉克略為打擊伊朗,將自己的女兒尤多基婭嫁給了葉護可汗。之后,可薩才幫助羅馬進攻伊朗。

        實際上,可薩汗國最后是遭遇了拜占庭帝國的背叛,但聯姻這層關系決定了其對歐洲的態度是打擊+控制。近現代以來,猶太資本接連控制英國、法國、德國、美國等拜占庭JD教國家借尸還魂,利用完上述國家達成自身目標,然后用完就甩一邊,繼續尋找下一個寄生目標,這種”用時愛之切,棄時如敝履“的渣男變態心理,就恰恰來源于歷史上遭遇拜占庭帝國背叛的經歷。

        03 時刻打壓提防“阿史那家族”

        這些年,雖然可薩貴族與“阿史那家族”表面沒有撕破臉,但實際上,一直在暗中削弱打擊它們。血飲之所以建議提防他們,就是因為大航海時代已經席卷全球的民族主義浪潮。在民族主義旗幟下,各國都擁有自己的民族、宗教、血統,甚至文化的圖騰,就像可薩汗國將阿史那黃金家族一直立為國家名義元首一樣,現代可薩猶太貴族們是不大敢得罪這些“阿史那家族”的,因為,一旦他們振臂高呼,必然云起響應。一旦他們將斗爭目標對準控制本國經濟命脈、財富的猶太資本集團,那么,迎來的必然是全面的報復和清理。這點教訓是他們從扶持希特勒上臺遭到反噬中總結出來的歷史經驗。

        從1919年一戰結束,可薩猶太下屬組織FY派一直在暗中扶持希特勒,到1938年希特勒發動水晶玻璃之夜清除可薩猶太。長達二十年的扶持,最后換來的是希特勒對可薩猶太的大規模人口清除。這次失敗給可薩猶太兩個經驗教訓:權力一定要掌握在可薩貴族之手,以及被支持者必須是猶太人。

        這兩個教訓之后的醒悟,體現在了俄烏戰爭中的政治明星澤連斯基身上。實際上,澤連斯基早就已經取得以色列國籍,并在以色列購買了700萬英鎊的別墅,而支持澤連斯基的直接就是烏克蘭可薩猶太。澤連斯基是一個完全的、從里到外被完全控制的傀儡,不僅通過政治遙控,甚至直接為其提供毒品,使其從肉體到精神,都被絕對控制而無法自行其是。

        除了控制澤連斯基這種小人物以外,從冷戰結束后,可薩猶太控制的媒體,一直持續揭露西方教廷、英國皇室以及各國上層名流的隱私。對付教廷,就是持續揭露那些反對在教廷安插可薩猶太信徒的紅衣大主教的孌童案;對付英國皇室,則是以戴安娜王妃、王室花費巨大等系列丑聞,來達到離間民眾與阿史那家族關系的目的。此舉,不僅可以直接建立覆蓋大西洋兩岸的、全面的猶太教信仰體系,還可以提前打進楔子,防止阿史那家族們登高一呼,再出一個清算猶太資本的希特勒式強權人物。

        04 對內清除強權人物

        縱觀整個猶太歷史,血飲發現了這樣一條規律:他們總是會不定期清除那些對猶太資本做出卓越貢獻的強權人物。被清除的人物,除了被猶大出賣的耶穌和摩西外,還有以下幾位:

        第一個:克林頓

        1995年11月到1997年3月29號,這個時間段是萊文斯基與克林頓發生“拉鏈門”的時期。當年的丑聞鬧得沸沸揚揚,但現在看來,一切似乎都是蓄謀已久。

        要找到真兇,只要找到最大的受益者即可。事實上,萊文斯基更像是猶太資本財團專門為引誘克林頓準備的“燕子”。

        萊文斯基大學專業為心理學學位,且畢業就被安排到白宮工作,更重要的是,萊文斯基的父親是德裔猶太人,母親是俄裔猶太人。

        最后的發展結果,大家都知道了??肆诸D雖然沒有被彈劾,但其丑聞發酵一直持續到2000年才結束。由于克林頓已經是兩屆連任,所以它的丑聞幾乎可以說是直接導致了民主黨在2000年大選中敗北。那屆選舉也是美國大選歷史上爭議最大的一次,依靠選票造假,小布什得以上位,憑借弟弟佛羅里達州州長的優勢,小布什得以最終獲勝。小布什又是家族長期培養的素人,完全沒有任何污點。

        克林頓丑聞纏身,極大打擊了這位任內促成前蘇聯解體的領導在民眾中的地位。這樣情況下,克林頓對民主黨候選人戈爾的支持,反而會成為戈爾的票房毒藥,同時,由于戈爾是臨時上陣,民主黨八年執政期間前蘇聯解體和經濟高速增長的優勢,均不能加在戈爾身上。所以,戈爾只能與小布什“公平競爭”,即便其票數多于小布什,也只能最終飲恨。

        一個臨時抱佛腳,導致優勢喪失; 另一個暗中培養,以圖以逸待勞。于是乎,美國歷史乃至世界歷史命運的齒輪開始轉動…

        可薩猶太盯上克林頓就是要將其執政期間美國經濟累計112個月增長的財富和前蘇聯解體收獲的全部地緣利益收入囊中,所以民主黨剛下臺,上來的小布什就為可薩猶太控制的華爾街金融衍生品犯罪一路開綠燈,在伊拉克戰爭爆發后的四年時間,它們就將美國在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前蘇聯解體以后流入美國的、西方累計500年的財富,通過次貸危機全部裝進可薩猶太的錢包里。之后,小布什更在下臺前開啟美國版本四萬億QE,將美國人未來五十年的財富一次性打包賣給了可薩猶太。

        從克林頓時代美國中產階級富得流油,到現在美國負債累累積重難返,也不過用了20年時間。假設當年沒有克林頓丑聞,民主黨繼續執政,那么,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鎮壓下,華爾街絕不可能通過金融衍生品掏空美國??肆诸D最終沒有被彈劾,但卻極大削弱了民主黨為代表的美國本土“阿史那家族”,釋放了華爾街猶太金融豺狼,最終讓美國一步步墮落到今天地步。

        第二個:沙龍

        作為以色列軍隊和利庫德集團的極端強硬派,沙龍在90年代幾乎是可薩猶太的急先鋒,但就是這樣一位強權人物,卻在2006年4月11號,也是議會選舉前一天突然中風,而中風的前一天沙龍兒子因為貪腐被抓。此前,從好戰轉為和平的沙龍宣布組建以色列前進黨,直接導致利庫德集團出現史上最大分裂,超過百位以色列議員脫離利庫德集團轉投以色列前進黨,繼續發展下去,沙龍不僅會成為以色列一把手,還將成為可薩貴族利益團伙利庫德集團的太上皇!

        在這個節骨眼上,沙龍突然中風以及兒子貪腐案件突然被曝光,明顯是可薩貴族在阻攔沙龍。一旦利庫德集團瓦解,以色列將被迫停止吞并巴勒斯坦,那么,大以色列向中東核心區推進戰略將全面停止。這意味著,猶太財團對中東石油全面控制戰略也將停止。

        果然,在沙龍中風后,以色列檢方立馬停止對其兒子貪腐調查。以色列前進黨雖然繼續成立,但影響力驟降,3年后,利庫德集團重新控制以色列政壇。

        從2006年4月到2014年1與11號,沙龍此間曾三次幾乎從昏迷中醒來,但最終均以失敗告終。他們不會親手干掉沙龍,它們有辦法讓他中風,就像它們可以讓某東方大國大使悄無聲息心梗離世一樣,它們絕不會讓沙龍醒來,只會讓他在無邊的睡夢中離世。這既能保存他戰神的名頭,同時,還能夠保住可薩貴族利益。去其糟粕,取其精華為己用,可薩猶太將這點做到了極致!

        05 北約東擴下的猶太復國主義

        這點其實血飲在之前的俄烏戰爭文章中說過,可薩猶太在完成大西洋聯盟下雙王制架構后,一直在積極推動北約東擴計劃。北約東擴計劃的上一個版本,就是大英帝國推行的殖民主義擴張路線,這個路線從近東開始向中東乃至遠東推進。

        在這一計劃下,控制英國金融的可薩貴族,一直推動將英國殖民地一路推進到中國東北遠東地區。這個路線與可薩汗國從大興安嶺起家,唐初轉移到蒙古二連浩特,之后又轉入里海,最后進入東歐的路線正好是相反的。將這個路線倒過來,就是可薩貴族控制大英帝國的擴張路線,也是現在已經近乎明牌的北約東擴路線的復刻。

        美國已經成為英國殖民者衣缽傳承者,北約東擴就是猶太復國主義的復仇之路。在這條路線,猶太復國主義要復活的國家有四個,分別是位于巴勒斯坦的以色列,位于第聶伯河和里海沿岸的可薩汗國(就是現在烏克蘭、白俄羅斯以及俄羅斯南部)、位于中亞的西突厥汗國(曾經的可薩突厥)以及位于中國東北的大興安嶺地區的可薩人祖地。
        北約東擴下猶太復國主義要建立的四大汗國,1為以色列,2為可薩汗國,3為突厥汗國,4為可薩鮮卑

        這四個要復興的猶太國家就好像是四顆釘子,只要按部就班地挨個打進去,整個歐亞大陸上的國家都會支離破碎,這種碎片化戰略下,中俄將分崩離析。

        這些戰略可以解釋很多問題。比如,美國為何支持澤連斯基挑釁俄羅斯并引爆俄烏戰爭,哪怕因此死傷很多烏克蘭民眾也要繼續維持戰爭。因為交戰雙方都是斯拉夫人,死的都是可薩猶太的敵人,自然是死得越多越好,這也是美國給澤連斯基要求強制拉壯丁上戰場送死的原因。

        再比如,美國支持車臣恐怖分子、ISIS、東TU等,車臣位于可薩汗國核心高加索地區,東突則是西突厥故地。大英帝國殖民計劃下,這一策略對應的戰略就是英國支持日本侵略中國東北。1930年代可薩猶太與日本勾結,準備在中國哈爾濱等地建立以色列國,這一規劃就是鮮為人知的”河豚魚計劃’。東北緊挨大興安嶺,正好是可薩人的起源地。這幾天美國與蒙古又開始眉來眼去,其目的更著眼于在東突厥故地蒙古高原釘下猶太復國的釘子。

        大國博弈如棋局,西方與東方理念不同,它們更注重宗教情結,對中國人而言,這似乎很難理解,但這就是事實??伤_猶太野心膨脹以后,正在以北約為侵略工具,一步步復興各個猶太故地的相關國家,北約已經明說:收拾了俄羅斯,下一個就是肢解中國。狼子野心已經暴露,別還天真的以為宗教只是神話而已!

        我們很多人都不相信宿命,但既然是詳細解讀可薩歷史,最后部分我們還是以宿命這個話題來闡述一下。中東地區誕生了世界三大宗教,分別是猶太、基督、伊斯蘭,這三個宗教中的后兩者均起源或者借鑒了古猶太教,其中第二位更開始就是猶太教下屬組織,之后才脫離猶太教獨立宗教,第三位更是在前兩者理論基礎上全面發揚光大。

        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后兩者在全世界信徒都超過15億,猶太教信徒到目前為止只有不超過4000萬人。為什么發端于猶太教的后兩者都騰飛了,而只有猶太教自身原地踏步呢?

        只有堅守正道者,自然會繁衍壯大。那些天然黑暗缺德的歪門邪道,天然會遭到大道壓制。

        在猶太和基督教中,十三一直都不是一個吉利的數字,但可薩猶太卻被猶太學者凱斯特勒在他的著作《第十三個部落》中稱為以色列的第十三支。別忘了,耶穌就是其第十三個信徒,被猶太人猶大出賣,最終被釘死在十字架上?,F代以色列人80%是可薩猶太,它們吞并巴勒斯坦,奉行反閃米特主義,大量屠殺與耶穌同種的閃米特巴勒斯坦人。這是否意味著,可薩猶太最終會給整個猶太以色列帶來滅頂之災呢?

        人在做,天在看!可薩猶太從大航海時代以來逐漸黑化,已經蛻變成全球販賣人口、毒品、恐怖分子、侵略的總后臺,它們頻繁發動戰爭,讓整個世界不得安寧。歷史上,它們對華販賣鴉片,積累工業革命所需原始資本?,F在,中情局更遙控金三角等對華輸出鴉片、海洛因。中東地區,它們長期打壓伊斯蘭國家,更公開支持ISIS等恐怖分子屠殺當地居民。

        十三這個數字,注定了可薩猶太最終的命運。倒行逆施的可薩猶太必然會迎來最終的審判。目前,歷史上可薩猶太的天敵,中國為代表的華夏文明、俄羅斯代表的東正教基督文明以及伊朗代表的伊斯蘭世界文明開始走向聯合,在互惠互利、相互尊重,組建命運共同體旗幟下,正道開始在全球集結,最后的結果必然是萬教歸一,共滅可薩!

        本篇文章以歷史角度全面解析當前西方背后最大勢力可薩猶太的前世今生。希望這篇文章能夠幫助大家了解西方政治中宗教的巨大作用和宗教跨越千年歷史經緯對中國等國家的影響。

        文末血飲要說的是,關于股市,從2020年7月9號發布的文章以后,一直主張規避股市風險。七年來更是明確提出現金為王、謹慎投入股市等投資理財建議?,F在來看,三年前的這些提醒都具有非常有益的現實指導意義。血飲不推薦任何股票、基金等產品。請大家注意規避風險,避免資金損失。

      聲明:本網站所提供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站對其真實性負責。 




      分享到:
      最新評論(0)
      更多
      匿名者
      頂樓
      久久中文字幕久久无码,日本aⅴ精品一区免费观看,久久久久久亚洲精品无码超碰,国产偷抇久久一级精品A片v
    2. <tbody id="hkrvc"><pre id="hkrvc"></pre></tbody>